我的世界:用简单的游戏帮助自闭症孩子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

(ID:steamforkids)

 


图片来源 flipboard

 

作者 Dave Cheng 

翻译 刘霞

 

很多孩子都喜欢通过“我的世界”(Minecraft)这个游戏构建自己内心的世界。而对于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孩子来说,“我的世界”更是提供了一种可能,使他们的学校生活和社会生活更加健全。

在悉尼以北两个小时的车程外,有一所名为“Aspect Hunter School”的学校。该校是澳大利亚领先的为自闭症患者提供服务的组织。在这所学校里,“彩虹3-6班”将3到6年级的孩子们聚在一起,他们正在一起玩儿“我的世界”。孩子们看起来欢快极了,也表现得很健谈,看起来就像是8岁~11岁孩子应有的样子。

但是这个班级里的孩子有些不同,他们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Autism Spectrum Disorder,ASD)。自闭症谱系障碍包括广泛的社交和沟通问题,患有这种障碍的儿童还会重复单调刻板的动作。倘若如此,为什么这个班里的孩子们能够如此开心地在一起玩“我的世界”呢?“我的世界”发布于2009年,而后知名度逐渐提高,现在已经被微软收购。在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儿童和他们的父母以及教师内部也出现了“我的世界”的“铁杆粉丝团”。

哈米什·艾乐(Hamish Ellem)是个11岁的孩子,他的父母沃尔特(Walter)和特雷西(Tracy)说,“艾乐还未开始在课堂上接触“我的世界”之前,他每天都会在图书馆里长时间毫无目的地徘徊。而在他得知还可以到“我的世界”里漫游之后,就开始阅读很多书籍,琢磨在‘我的世界’中做点什么以挑战自己。”

这个游戏以各种各样的虚拟资源(如矿石和木材)为基础,然后玩家用这些材料制造工具、机械和建筑。玩这个游戏时需要进行很多思考,因为玩家需要搜集资源才能做出他们想要的东西。澳大利亚自闭症谱系组织Aspect(Autism Spectrum Australia)的心理学家维多利亚·托德(Victoria Todd)说:”这个游戏以视觉的形式和结构呈现出信息,并具有一定程度上的可预测性”。

Aspect机构为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的人提供教育、资助、诊断评估以及其他服务,它在澳大利亚是该领域的引领者。克雷格▪史密斯是悉尼北部一所“Aspect”分校的副校长,很多“Aspect”老师已经像他一样,让“我的世界”成为教学中的重要部分。

史密斯表示:“‘我的世界’为学生提供了一种更易理解的现实世界的版本“,因为玩家可以以一种更直接且直观的方式表达自己的理念和想法。在2013年初的时候,为了验证这个游戏的潜力,“Aspect”的教工开始利用“我的世界”设计课程,并进行课程效果的测试。他们学会玩这个游戏,并且旁听其他老师的课,再给出反馈,以期通过实践弥补理论上的缺陷。在自闭症专家的协助下,“Aspect”的员工围绕“我的世界”而设计出的课程涵盖范围从单一的英语和科学扩展到地理和艺术了。

在去年的时候,“Aspect”出版了免费书籍《课堂中的‘我的世界’》(Minecraft in your Classroom),大部分课程现在都能在苹果iBooks的阅读软件商城中免费下载。史密斯和他的合著者希思·王尔德(Heath Wild)在里面为教师提供了利用iPads和“我的世界”进行授课的课程计划和理念。

生活中的课堂

根据美国疾病防控中心给出的数据,现在全世界有七千四百万人口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约占世界总人口的百分之一。然而最近研究显示,自闭症患者和常人间并没有明确的界限,许多人都多少患有一些自闭障碍。许多自闭症患者理解他人的思想感情有困难,甚至链自己的思想感情也不甚明了这就使得很多孩子很难和周围的人维持一段和睦的关系。这也正是“我的世界”发挥作用的地方。

“我的世界”提供一个鼓励社交互动的环境,孩子们可以在规则完善的游戏环境中学会交流和进行游戏。

世界范围内的许多老师和自闭症专家们发现,当孩子们在一个多人互联的环境中,他们会主动学习如何与人交谈、分享各自的想法,以及告诉别人自己对别人的期望。

游戏的情境对应着哈米什和他的弟弟哈里森在家中的课堂体验,他们俩一起建造世界。他们的父母说,他们之前不怎么在一起玩儿,但是“我的世界”给他们创造了一个共同的爱好。他们在游戏中互相鼓励、互相挑战——建立了真正的兄弟情谊。

杰西卡·科勒(Jessica Koehler)是旧金山湾区Sparkiverse实验室主任,她有丰富的教学经验。Sparkiverse实验室是一个课后活动和夏令营服务机构。她表示,“学生在一开始的时候会感到挫败和抓狂,但是到了最后,他们会学会如何解决冲突,并利用自己的沟通技能”。

史密斯认为,自闭症儿童在玩“我的世界”时也有同样的经历,这有利于他们学会社交技巧。在游戏中,孩子们通过特定的方式认识到人们行事的逻辑,进而可以将这些方法应用到现实世界中去。

史密斯表示,“你可以看到自闭症孩子们从中学到了东西。我认为在“我的世界”中里面学到的知识可以很完美地转化到真实的世界中,尤其是那些关乎情感、社交和团队技能的知识。”

“我的世界”给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孩子提供了一个理解世界以及它的建构规则的视窗。在课堂中,它帮助老师向学生说明,现实世界中的许多东西并不是那么深奥难懂的。而从“彩虹3-6班”学生的言语和笑容中,我看到了正在发生的改变。

 

“把科学带回家”由世界科普圣经《科学美国人》中文版《环球科学》主办,致力于为孩子带来最好的科学教育,版权归把科学带回家所有。

[ 香港安安总部 山东省残联网站 福州安安中心 济南安安自闭症教育的微博 安安自闭症教育-新浪博客 ]

版权所有:香港安安国际自闭症教育基金会
 技术支持:济南网站建设 备案序号:鲁ICP备18020221号
投诉及联系电话:0531-88272196